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野

春潮激 千层浪涌 中华龙独立潮头 怅寥廓 看茫茫宇宙 我最风流

 
 
 

日志

 
 
关于我

1992毕业于河南大学,先后在省级媒体工作,现任国家主流媒体总编,喜欢文艺,,摄影,,同时兼任一大公司商务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世界上最经典的二十首诗  

2011-03-05 07:2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最经典的二十首诗 - 淡烟 - 舒穆録氏
世界上最经典的二十首诗 - 淡烟 - 舒穆録氏
《泰戈尔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作者:泰戈尔(印度)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当你年老时
作者:叶芝(爱尔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愿意是激流
作者:裴多菲(匈牙利)
    我愿意是激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在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面对一阵阵狂风 我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作客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崖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头 亲密地攀援而上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着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野 蔷 薇
作者:歌德 (德国)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
那么娇嫩 那么鲜艳
少年急急忙忙走向前 看得非常欣喜
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
少年说 我要采你 荒野上的小蔷薇
蔷薇说 我要刺你
让你永远不会忘记 我不愿意被你采折
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
野蛮少年去采她 荒野上的小蔷薇
蔷薇自卫去刺他 蔷薇徒然含悲忍泪
还是遭到采折
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


请再说一遍我爱你
作者:布朗宁夫人(英国)

说了一遍 请再对我说一遍 说 我爱你
即使那样一遍遍地重复
你会把它看成一支布谷鸟的歌曲
记着 在那青山和绿林间 在那山谷和田野中
如果它缺少了那串布谷鸟的音节 纵使清新的春天
披着满身的绿装降临 也不算完美无缺
爱 四周那么黑暗
耳边只听见惊悸的心声
处于那痛苦的不安之中
我嚷道 再说一遍 我爱你
谁会嫌星星太多 每颗星星都在太空中转动
谁会嫌鲜花太多 每朵鲜花都洋溢着春意
说 你爱我 你爱我 一声声敲着银钟
只是要记住 还得用灵魂爱我 在默默里



给 燕 妮
作者:马克思(德国)
    燕妮 你笑吧 你会惊奇 为什么在我所有的诗章里只有一个标题
    给燕妮 要知道 世界上唯有你对我是鼓舞的泉源 对我是天才的慰藉 对    我是闪烁在灵魂深处的思想光辉 这一切 一切啊都蕴藏在你的名字里
    燕妮 你的名字 每一个字母都显得神奇 它发出的每一个音响是多么美妙    动听 它奏出的每一章乐曲都萦绕在我耳际 仿佛是神话故事中善良美好    的神灵 仿佛是春夜里明月熠熠闪耀的银辉 仿佛是金色的琴弦弹出的微    妙的声音
    尽管有数不尽的书页 我也会让你的名字把万卷书籍填满 让你的名字在    里面燃起思想的火焰 让战斗意志和事业的喷泉一同迸溅 让现实生活永    恒的持久的真理揭晓 让整个诗的世界在人类历史上出现 那时候 愿旧世    纪悲鸣 愿新时代欢欣 让宇宙啊亿万斯年 永远光芒不息
    燕妮的名字 哪怕刻在沙一般的骰子里 我也能够把它念出 温柔的风送来    了燕妮的名字 好像给我捎来了幸福的讯息 我将永远讴歌她 让人们知     悉 爱情的化身哪 便是这名字–燕妮


海 涛
作者:夸西莫多(意大利)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拍打柔和的海滩
抒发出了一阵阵温情的轻声软语
仿佛从消逝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
掠过我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回音
仿佛海鸥悠长低回的啼声 或许是
鸟儿向平原飞翔 迎接旖旎的春光 婉转的欢唱
你和我 在那难忘的年月
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地亲密相爱
啊 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
像这茫茫黑夜里大海的轻波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罗 雷 莱
作者:海涅(德国)
不知是什么道理 我是这样地忧愁
一段古老的神话 老萦系在我的心头
莱茵河静静地流着 暮色昏暗 微风清凉
在傍晚的斜阳里 山峰闪烁着霞光
一位绝色的女郎 神奇地坐在山顶上
她梳着金黄的秀发 金首饰发出金光
她一面用金梳子梳头 一面送出了歌声
那调子非常奇妙 而且非常感人
坐在小船里的船夫 勾引起无数忧伤
他不看前面暗礁 他只向着高处仰望
我想那小船和船夫 结局都在波中丧生
这是罗雷莱女妖 用她的歌声造成


雅典的少女
作者:拜伦(英国)
    雅典的少女呵 在我们临别以前 把我的心 把我的心交还
    或者 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 那就 那就留着它吧 把其余的也拿去
    请听一句我临别前的誓言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
    我要依偎着那松开的鬈发 每一阵爱琴海的风都追逐着它
    我要依偎着那长睫毛的眼睛 睫毛直吻着你脸颊上的桃红
    我要依偎着那野鹿似的眼睛发誓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
    还有 我久欲一尝的红唇 还有 那轻盈紧束的腰身
    我要依偎着那些定情的鲜花 它们胜过一切言语的表达
    依偎着爱情的一串悲喜 我要说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
    雅典的少女呀 我们分手了 想着我吧 当你孤独的时候
    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尔飞奔 雅典却抓住了我的心和灵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 不会的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


茅 屋
作者:安徒生(丹麦)

在浪花冲打的海岸上 有间孤寂的小茅屋
一望无际 辽阔无边 没有一棵树木
只有那天空和大海 只有那峭壁和悬崖
在这里 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同住
茅屋里没有金和银 却有一对亲爱的人
时刻地相互凝视 他们多么情深
这茅屋又小又破烂 伫立在岸上多孤单
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作伴

  
印度小夜曲
作者:雪莱(英国)

在夜晚第一度香甜的睡眠里 我从梦见你的梦中起身下了地
习习的夜风正轻轻地吹 灿烂的星星耀着光辉
从梦见你的梦中起身下了地 有个精灵附在我的脚底
它引导着我 来到你的纱窗下 哦 亲爱的 真是不可思议
四处游荡的乐声已经疲惫 湮没在幽暗静寂的清溪
金香木的芳馨已经消逝 就象梦中那甜美的情思
夜莺一声声泣血的怨啼 已在心底溘然死去
我的生命也必将在你心上停熄 因为 哦 我所热爱的只是你
哦 请快把我从绿草地上扶起 我气息奄奄 神智昏迷 衰竭无力
让你的爱在亲吻的密雨里降落 降落在我苍白的嘴唇和眼皮
我的面颊已经冰凉惨淡 我的心脏音响沉重 跳动迅疾
哦 请再一次把它拥紧在你的胸前 它终将碎裂在你的心窝里


我曾经爱过你
作者:普希金(俄国)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灵里
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让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
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
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一样 爱你


致 凯 恩
作者:普希金(俄国)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间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犹如纯洁至美的精灵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那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那可爱的倩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 暴风骤雨般的激变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般的倩影
    在穷乡僻壤 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倾心的人 没有诗的灵感 没有眼泪 没有生命 也没有爱情
    如今心灵已经开始苏醒 这时候在我的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犹如纯洁至美的精灵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倾心的人 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 有了眼泪 也有了爱情


此刻万籁俱寂
作者:彼特拉克(意大利)
此刻万籁俱寂,风儿平息,
  野兽和鸟儿都沉沉入睡。
  点点星光的夜幕低垂,
  海洋静静躺着,没有一丝痕迹。
  我观望,思索,燃烧,哭泣,
  毁了我的人经常在我面前,给我甜蜜的伤悲;
  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
  只有想到她,心里才获得少许慰藉。
  我只是从一个清冽而富有生气的源泉
   汲取养分,而生活又苦涩,又甜蜜,
  只有一只纤手才能医治我,深入我的心房。
  我受苦受难,也无法到达彼岸;
  每天我死亡一千次,也诞生一千次,
  我离幸福的路程还很漫长。


像这样细细地听
作者:茨维塔耶娃(俄国)

像这样细细地听,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地嗅.嗅一朵
  小花.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
  就像这样,落入深渊。


我喜欢你沉静
作者:聂鲁达(西班牙)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你从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触不到你。
  好象你的眼睛已经飞逸
  好象亲吻封闭了你的嘴皮。
  象一切充满了我的心灵
  你从中浮现,充满我的心灵。
  梦中的蝴蝶,你就象我的心灵,
  宛似忧郁轻轻。
  我喜欢你沉静,好象你在远处。
  好象你在哀叹,蝴蝶也象鸽子咕咕。
  你出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达不到你:
  让我安静在你的沉默里。
  让我与你的沉默交谈,
  沉默明亮如灯,简朴如环。
  拥有安静与星宿,你象夜晚。
  你的沉默是星,迢遥却直坦。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遥远又充满忧愁,好象你已经逝去。
  只要一个字,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我是快活,又不是真的快活。


既然我把我的唇……
作者:雨果(法国)
既然我把我的唇放进你永远充溢的酒樽,
   既然我把我的苍白的额贴近你的手心,
   既然我有时呼吸到你的灵魂里温柔的气息,
   一种沉埋在暗影里的芬芳;
   既然我有时从你的话语里,
   听到你散步的你那神秘的心声;
   既然我看见你哭泣,既然我看见你微笑,
   我的嘴对着你的嘴,我的眼睛对着你的眼睛:
   既然我看见你那颗星在我头上光芒闪耀,
   哎!它可老是深藏不露,觌面无由;
   既然我看见一瓣花从你那年华之树上
   掉下来,坠入我生命的波流;
   现在我可以向急逝的韶光讲了:
   ——消逝吧,不断地消逝!我将青春永葆!
   你和你那些憔悴的花儿一齐消逝吧,
   我心灵里有朵花儿谁也不能摘掉!
   我这只供我解渴的玉壶已经盛满,
   你的翅膀掠过,也溅不起其中的琼浆半点。
   你的灰烬远不足以扑灭我的灵火!
   你的遗忘远不足以吞没我的爱恋!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作者:狄金森(美国)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我将不再回忆,
如果忘却就是记住
 我多么接近于忘却。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作者:华兹华斯(英国)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
忽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
  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
  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
  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我自己的歌(节选)
作者:惠特曼(美国)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承担的你也将承担,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我闲步,还邀请了我的灵魂,
    我俯身悠然观察着一片夏日的草叶。
    我的舌,我血液的每个原子,是在这片土壤、这个空气里形成的,
    是这里的父母生下的,父母的父母也是在这里生下的,他们的父母也一    样,
    我,现在三十七岁,一生下身体就十分健康,
    希望永远如此,直到死去。
    信条和学派暂时不论,
    且后退一步,明了它们当前的情况已足,但也决不是忘记,
    不论我从善从恶,我允许随意发表意见,
    顺乎自然,保持原始的活力。

    我相信你,我的灵魂,那另一个我决不可向你低头,
    你也决不可向他低头。
    请随我在草上悠闲地漫步,拔松你喉头的堵塞吧,
    我要的不是词句、音乐或韵脚,不是惯例或演讲,甚至连
    最好的也不要,
    我喜欢的只是暂时的安静,你那有节制的声音的低吟。
    我记得我们是如何一度在这样一个明亮的夏天的早晨睡在
    一起的,
    你是怎样把头横在我臀部,轻柔地翻转在我身上的,
    又从我胸口解开衬衣,用你的舌头直探我赤裸的心脏,
    直到你摸到我的胡须,直到你抱住了我的双脚。
    超越人间一切雄辩的安宁和认识立即在我四周升起并扩散,
    我知道上帝的手就是我自己的许诺,
    我知道上帝的精神就是我自己的兄弟,
    所有世间的男子也都是我的兄弟,所有的女子都是我的姊妹和情侣,
    造化用来加固龙骨的木料就是爱,
    田野里直立或低头的叶子是无穷无尽的,
    叶下的洞孔里是褐色的蚂蚁,
    还有曲栏上苦踪的斑痕,乱石堆,接骨木,毛蕊花和商陆。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
    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抛
    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
    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